十九大
   
沂水抗日战争时期民歌
发布人:沂水县情网  查看次数: 4891 次 关键字:沂水抗日战争时期民歌  发布时间: 2011-03-25

 

 

沂水抗日战争时期民歌
 
儿童团
 
月儿弯弯,星光闪闪,
我们都是儿童团。
站岗放哨守在村前,
盘查行人查汉奸。
鬼子来了我们就跑,
找到八路去报告。
报告八路拿着枪刀,
赶走鬼子把国保。
 
反扫荡
 
高粱叶儿青又青,
鬼子要出动呀,
临沂县,蒙阴城,
发来了鬼子兵。
 
八路同志得消息,
埋伏在山沟里呀,
机枪打,手榴弹轰,
小鬼子送了命。
 
解放沂水城
 
沂水县城修得强,
里外两道围子墙。
西边的沂河数百里,
东边的东岭高又长。
城外小塔坐岭顶,
大塔尖上落凤凰。
东南角上的魁星阁,
北头有座大牌坊。
东岭有所耶酥教,
西街有座天主堂。
东关街上好买卖,
有买有卖闹嚷嚷。
文青斋,义盛长,
广盛聚丰和元祥。
顺着大街往西走,
县衙公署座北旁。
办公厅,大礼堂,
狮子把门在两旁。
顺着城墙往北走,
文明监狱座后仓,
二起楼砖瓦房,
里外都是粉皮墙。
逮着犯人往里放,
除不受罪把福享。
白天干活不出力,
晚上恣的唱二簧。
城惶庙两廊房,
有座戏台在当央。
文庙里有座大成殿,
协山占角修得强。
说不尽的沂城景,
来了鬼子活遭殃。
北头放上把无情火,
南头烧得光又光。
庄户人家去逃难,
买卖人家也逃了荒。
可怜沂城繁华地,
一片瓦砾多凄凉。

 
屋框里面抱兔子,
黄草底下将小狼。
文庙里住下小林队,
祝林部队住廊房。
新民会,宣抚班,
住在那座疙瘩墙。
鬼子闲来没事干,
下乡就找花姑娘。
牛鲁臣办的剿共司令部,
第一区区长叫李福堂。
义盛长成了一座森罗殿,
神头伍长赛阎王。
武景山、朱宝龙敢比牛头和马面,
林翻译他就把那判官装。
这些人好比追命鬼,
到乡下成群结队赛虎狼。
老百姓一见打寒战,
办公的见了就筛糠。
哪个一时伺候的晚,
少说得挨两耳光。
看着谁家有点钱,
八路罪名安身上。
抓进城里宪兵队,
灌凉水立时绑在凳子上。
跪铁索、压木杠,
哪天不死好几场。
就是死了还不算,
扔给洋狗它尝尝。
从关东来的一群扁扁头,
来到沂水卖张狂。
建设科里的王麻子,
警察所里白系长。
别看他们官不大,
敲诈勒索真在行。
钟玉峰、李德昌、张鹤民、刘崇光,
这些都是伪县长。
他们充当洋鬼子的哈巴狗,
个个都是嫖二汤。
小婆子讨上好几个,
金票刮了两皮箱。
赌博要地花不了,
联合班里去逛逛。
牛仙元在西巷子安下大部队,
鬼子顾问叫松冈。
日本鬼不在城里住,
南头去安南营房。
围墙足够一丈二,
壕沟挖得深又长。
里面放上深深水,
密插削尖的柏木桩。
壕沟沿上设鹿柴,
鹿柴后面铁丝网。
围墙碉堡留窟窿,
架上步枪和机枪。
光在城里还不算,
四下据点都安上。
西边安在黄山铺,
过河就是大匡庄,
武家洼、大梨行,
再往西北是葛庄。
高桥沭水与马站,
这些都在大路上,
再向南去观一眼,
苏村葛沟和河阳。
城南有个许家湖,
鳖盖碉堡也安上。
繁华秀美的沂水城,
叫他弄成滑水缸。
老百姓受苦好比无底洞,
来了救星共产党。
八月十五这一夜,
八路军好比从天降,
周围据点全都开了火,
攻城战斗也打响,
后面吹起了冲锋号,
四下里狂风骤雨开了枪,
八支队冲锋在城东岭,
老四团攻击南营房。
好似滚汤来泼雪,
又好比下山的猛虎赶群羊。
伪军眼看撑不住,
纷纷缴枪来投降。
我军押着俘虏走,
在路上呼呼隆隆像群羊。
南营房的日本鬼,
拒不缴枪在顽抗,
只听得霹雷声声震天响,
炮楼炸得四下张。
一周围墙全倒掉,
几十个鬼子死的死来伤的伤。
八月十七升曙光,
沂水全境得解放。
老百姓从此解了心头恨,
        感谢救星共产党。
 
八路攻打沂水城
 
六月里,满坡草儿青,
八路军要打沂水城,
沂水城周围八个大据点,
县城安在正当中。
汉奸特务新民会,
整整不下千多名。
城南关修了一个小围子,
砖瓦洋灰一抹平。
四个碉堡四条爪,
围外一圈臭水坑。
鬼子里头一中队,
轻重机枪六七挺。
一门八二迫击炮,
还有两个掷弹筒。
枪弹炮弹手榴弹,
存了足够八万整。
所以是:
不论鬼子汉奸队,
全不怕八路来进攻。
汉奸司令牛仙元,
人前常常显威风,
说什么他的沂水城,
比那生铁还要硬,
八路的武器坏坏的,
他万年不敢来进攻。
谁料想:
小瓶不如大水缸,
老鳖嘴硬怕鱼网,
鬼子你虽是生铁,
八路军却是老铁匠。
就让你百年铸成生铁蛋,
我三锤揍得你冒火光。
这天刚到半夜里,
四路摸到城门上,
头一股进攻城西门,
竖上梯子往上冲,
手榴弹头前开着路,
一直摸到县大堂。
第二股攻迸东门里,
顺着大街往西冲,
先占汉奸新民会,
一直摸到大洋行。
这时候汉奸解决了一大半,
有的被俘缴了枪。
牛仙元带领汉奸两中队,
退到西南炮楼上,
他想靠着皇军硬,
保佑他以后继续当县长。
谁料想,正南这股子八路军,
比他皇军还硬棒。
便衣队头前领着路,
梯子、桥板后跟上,
挑子挑的炸药包,
机枪梭子上了膛。
主力后边咱再看,
大批民兵上万千。
撅头、担子、担架队,
呼呼啦啦在后边,
要问这是哪一个,
就是鲁中第四团,
一起摸上城南关,
接着直扑南围子,
要和鬼子头缠缠,
三连在东南角上动了手,
二连接着攻西南,
鬼子一听有八路,
赶快起来瞪大眼,
叭叭几声信号枪,
接着开了重机关。
同志们一听鬼子有重机,
心里更喜更眼馋。
九班一齐摸上去,
搭上桥板过壕沟。
李希军扛起来炸药包,
一溜小路赶上前。
眼看着东南炮楼就要倒,
咱再回头啦二连。
二连里一片平场难接近,
外边水沟丈多宽。
一门八二迫击炮,
还有两挺轻机关,
水底下架有铁蒺藜,
晚上咱也看不见,
但是二连的同志们,
一声不作响,
只是悄悄搭桥板。

 
 
夏蔚区武工队伏击战
 
说的是,
秋风吹来天气凉,
夏蔚区里秋收忙,
今年收成十分好,
大家心里喜洋洋。
不料想,
八月十三号那一天,
沂城敌人下了乡,
连人带马三百多,
浩浩荡荡来抢粮。
这时候,
夏蔚区的武工队,
早就埋伏杏子山头上,
他们个个红了眼,
恨不得一时就打上。
大家正在说和笑,
敌人尖兵来到公路上。
大喊一声要准备,
个个子弹顶上膛,
四挺机枪都架好,
对准百步以外苦河上。
敌人哪里知端详,
洋洋得意往前闯,
有的开腔说大话,
"这里土八路多多的,
就是没有机关枪。
大家放心大胆走,
一枪两枪别惊慌。"
说着说着走得快,
一霎来到小河上。

 
一齐拥着要脱鞋,
响开了咱们的机关枪。
一个排枪象下雨,
一片喊声叫投降:
"八路军优待俘虏不杀你,
谁是朋友放下枪。"
这时节敌人已经乱了阵,
兔子一样向北闯,
最怕死的是指挥官,
高粱地里开了腔:
"妈那X,
你们这些怕死鬼,
赶快给我都冲上!"
小兵谁听这一套,
个个吓得叫爷娘。
全部东西都丢掉,
捉的民夫跑个光。
你看那,
死尸到底有多少,
四十多个躺到小河上。
三十多个伤病没人管,
连滚带爬叫亲娘。
这次胜利可不小,
咱们一个没伤亡。
[点此返回]
主办:临沂市沂水县史志办公室

沂水县史志办公室    地址:沂水县正阳路19号

电话:0539-2251457     E-mail:ys2251457@163.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1003064号    鲁公网安备 37132302000114号